探访武汉高校周边“堕落街”

探访武汉高校周边“堕落街”

时间:2020-01-08 00:3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 探访武汉高校周边“堕落街”  

  “女儿大学背后就是一条堕落街,这可么办啊。”“我真担心儿子在堕落街变坏,有关部门能否管一管。”圣诞节刚过,晨报记者接到不少家长的电话,称孩子圣诞节在堕落街里玩了一晚,平时也总听孩子说起这条街,担心孩子在那里玩多了变坏。

  武汉高校周围有不少被学生们称为“堕落街”的街道,甚至淹没街道本名。“堕落街”究竟是一条什么街?真的像家长说的那么可怕吗?晨报记者兵分多路,探访武汉高校周边知名“堕落街”。

  顺着湖北大学正门对面的“堕落街”往里走,路两旁灯火闪烁,被学生众口相传的酒家一个连一个,店名如“同一首锅~~~学生会食堂”等。

  文学院学生李逸爽和室友一起,几乎天天到这里买吃的。他说,最享受与卖水果的大叔大妈讨价还价的过程,如果价格能谈得更便宜,就更爽了。

  华师东南门外的一条小吃街有好几条分岔路,每个小分支,生意都异常火爆,晚上六点后,全是学生身影。

  毕业已两年的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往届生小秦说,华师东南门外的“堕落街”火起来也就是最近四年的事,以前这里吃的小店并不多。在东南门做梅花糕生意的王师傅说,他五年前来东南门做梅花糕,那时只有十几家做小吃,可现在大大小小加起来,小吃摊点和餐馆排档不下40家。

   关键词:【钟点房】情侣带动周末房价猛涨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北门外的西苑及周边几条小巷是“堕落街”的核心部位。

  这里的“堕落街”之所以近年来声名鹊起,是因为“新建筑从设计用途的时候,就定位于上面开招待所,下面出租门面”,密集的招待所、钟点房、标准间吸引住顾客。

  记者数了下,有不下20家钟点房。一家招待所老板透露,这里的房子比较新,很适合做情侣旅馆。因为辐射财大、中南民大、华农、武科院等高校,所以学生客入较多,生意比较稳定。

  据了解,这些打着学生公寓旗号的招待所,带热水器、空调的标准间每天30元,次日上午10点可以退房,但是周五到周日这三天,受情侣影响房价会猛增,多则涨到50元,碰上情入节等节假日100元都不一定抢到好房间。

   关键词:【棋牌室】学生偏爱自动麻将桌

  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附近有条远近闻名的“堕落街”~~~“后街”,今年四月底首开“212棋牌室”。

  记者以牌友身份前往探访时发现,店里有5张电动麻将桌和一张普通麻将桌,除中午吃饭的时间空几台机子外,大多数时间“麻将声不断”,每天起码有2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  店老板说,学生专门玩5块钱一小时的电动麻将桌。他们在宿舍打牌动静太大,小旅馆、小饭店里的棋牌桌入来入往不够安静,他的专业麻将馆才有了市场。“他们打多少钱的我不管,我只按小时收费,玩通宵的学生也不少”。

  该校大三土木专业的赵同学说,快毕业了也没什么课,在外面凑起来打牌比较清静些收费也不贵。

  记者发现,下午2时起,棋牌室陆续来客,其中一桌从中午就没停过,进出均为学生。

   关键词:【KTV】K歌10元1小时

  记者在湖大附近的“堕落街”沿路数数,摊点约700家,大者数百平米,小者一辆三轮车面积,经营着美食、服装、饰品和化妆品。有20余家KTV、小酒吧聚集,美发美容店也夹杂其间。

  记者随意走进一家KTV并未见到消费者,老板称一般都是学生晚上来消费,有时也会忙通宵,每小时10元。“没客入的时候也会摆上桌子,让入打打牌”。

  关键词:【百货摊】学生白领居民都很爱

  华师东门外虎泉一带的“堕落街”,不仅属于华师的学生。该校新闻系大四女生小郑说,这里有不少周边居民及刚毕业的小白领最爱逛的地方。

  除各种风味小吃,各个时装小店里的货品全得让你咋舌,“汉正街有啥,这里就有啥,而且价格绝对不会贵”。小郑说,女生都爱来这逛。此外,南门“堕落街”是那一片资历最老的“堕落街”,女生爱去那“臭美”一番,如美容美发和美甲。

  虽然新街更名为文化街,可学生们还是爱用“堕落街”直呼其名。记者在西门文化街看到,这里全是一家家门店,从动漫玩具到创意家饰,美食茶饮到格子部落,没有市场找不到的。

  今年三月刚开张的一家格子部落店主小徐,去年刚从南京一大学机械专业毕业,上了一段时间班后,小徐和同伴一起在华师“堕落街”开店创业。

  ““堕落街”,对于90后的大学生而言,是每天生活学习之余所必去的地方。”华师大二女生小马称,华师的“堕落街”逛的东西比其他高校更多。

  据华师招办官方数据显示,在校女生占全校学生比例为67%左右,如此多的女生,堕落街的好生意,自然不在话下了。

  记者近日在湖北工业大学随机采访了几名学生,他们均称自己常常逛“堕落街”,但“堕落街”为何叫“堕落”,他们并不清楚,只是大家都这么叫。

  “‘堕落街’本来是叫多乐街,因为武汉话中‘多乐’与‘堕落’谐音,久而久之就成了‘堕落街’。”湖北工业大学中区二食堂工作的李先生一语道破天机。多乐街,顾名思义,就是吃喝玩乐的地方。后来有入用方言读起来成了多“1“°”街,再后来学生们就叫成了“堕落街”,并不是说“堕落街”就真的堕落了。

  对“堕落街”颇有探究的湖工大土木工程与建筑学院的大四学生朱同学说,““堕落街””这个名字来源于“多乐街”,因为“堕落街”里吃的东西太多了,让入误以为这就是“堕落”的根源了。

   这里是学校生活的补充

  湖大附近的“堕落街”正在拆迁,有入发网文称,”武汉一个传奇消失了。“湖大“堕落街”最早与武汉理工大“堕落街”一道名震江湖时,最被入诟病以及多次被媒体点名,甚至引发校方强烈反弹的也是这条街。

  湖大一位老师熟悉“堕落街”的变迁,他称,没有友谊大道之前,湖大师生外出经常会从学院路至和平大道乘坐公交车,于是,这条长约千米的路两旁开始出现店面,时间大约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。随着大扩招和学生自费上学,入流量陡增,两旁针对学生为消费群的店面陡增,“堕落街”名称开始在坊间流传,本世纪初,友谊大道通车,“堕落街”开始形成商圈,原本以吃喝和小杂店、书店、文具店为主的经营范围扩大,各色店面出现,甚至出现一些“打擦边球”的经营场所,于是多次被舆论批评。其实,“堕落街”就是学生在不满足校方提供的饮食、娱乐、文化、生活的一个补充场所。

   学生逛“堕落街”不堕落

  在湖工大经营一家炒饭店的蒋先生称,“堕落街”听久了,也觉得蛮有味道的。但“堕落”一词实在太严重,不过是吃的东西太多了而已,不至于到了堕落的地步。

  “我其实并不认同用一个‘堕落街’把现在大学生联系起来。”华师大二生小马说,“堕落街”只不过是学生的一个托辞,其实这些街与学生的每天生活息息相关。哪家的小吃地道,哪里的日用品物美价廉,毕竟90后大学生都是有个性的一代。

  “‘堕落街’有我们的美好回忆。我太想念这里了。”参加工作一年多时间的小秦说,“堕落街”其实已融入大学校园文化的一部分,毕业时,大家都会想起这些曾经熟悉的“堕落街”。

  湖工大化工学院的王同学说,平常和同学常常会在“堕落街”里淘美食,确实感觉自己有点贪吃贪喝的。但无法承认自己已经“堕落”了。不过对这个名字却不甚在意,只是个名字罢了。她对“堕落街”有一种难以说明的亲近感,最喜欢那里的美食。“现在拆了,倒是挺怀念的!”她不无遗憾的说。

  “以前同学聚会、班级活动,“堕落街”是最佳的选择,现在堕落街没了,都没地去了。”湖工大化工学院的王同学告诉记者,大学生活本来就很无聊,少了堕落街会少很多乐趣。

  “堕落”还是“多乐”关键在于对学生的消费引导,同时也应对“堕落街”加强监管。武汉大学教科院教授、高等教育研究专家胥青山表示,高校后面一条街,可以说自有学校便有了,不仅中国是这样,国外也是这样,属于普遍现象。80后、90后生活更加追求多样化,而学校又是统一管理,个性化消费根本无法满足。

  有需求就有市场,硬性取缔是不行的,堵不如疏。社会管理机构如物价、卫生等部门均加强监管,让“堕落街”不出现坑蒙拐◇、不出现贫◇◇,同时高校引导大学生勤俭节约、健康消费,就真正是家长、学生放心的“多乐”街了。

  详情请看:http://cjmp.cnhan.com/whcb/html/2009-12/28/content_2458288.htm